新生报社论塑化剂VS.口蹄疫:公门修行三、四例

  • 作者:
  • 时间:2019-12-16
政府公务人员是可以做许多事情的,问题在于肯不肯做,做对了吗?身在公门好修行,但修行之法又是为何呢?

 卫生署食品药物管理局杨姓技正揪出全球第一件黑心塑化剂污染食品案,她本可以敷衍行事,得过且过,但她选择忠于职责,锲而不捨。她任职该局二十六年,去年才升技正,明年可望跳到九职等,日前获得行政院长吴敦义表扬,是国内中首位领到行政院一等功绩奖章的检验人员。

 二十一年前,北市成德国小发生陈姓女童姦杀案,最近经南港分局比对DNA建档,终于让凶嫌蔡荣源、蔡荣树兄弟归案。以前国内没有DNA的技术与实验室,自八年前有DNA实验室后,也有很多次比对,受害者家属受尽煎熬与失望,但警方不放弃,想为老百姓做事,冷案也能水落石出,还人间正义公道。

 行政院工程会主委李鸿源上任才两个月,在这个应是管建设的职务上,他却反其道而行,清查了全台两百多件大型公共建设案,将其中「有问题」的五十三件建案挡下。李鸿源做的是「得罪人」的事,可是不这样,盖房子要大笔钱,以后的管理营运开销亦相当可观,这些花费都是老百姓血汗钱。

以往旧观念总认为奉公守法,规规矩矩,不拿非份钱,把本身份内事情做好,就是好的公务人员,这些观念和做法并没有错,但公务人员仅是这样,国家不会进步。很明显的,公务人员还要有主动积极、勇于兴利除弊的精神,以上所举的三个例子,都可以看出目前政府最需要和最欠缺的部分,如果全台各地吃公粮的军公教人员都能这样勇于任事,那政府早就是一部强大机器了。

当然,政府不是单打独斗的单位,绝对需要好的领导和沟通,带动出团队奋斗精神。民国八十六年三月,全省曾发生猪只口蹄疫重大疫情,至今大家已没有什幺记忆了,原因为何,其中之一在于处理太好,短时间内获得控制,没造成「大新闻」。当时省长宋楚瑜除下令农林厅、卫生处与环保处等单位透过农会系统,加强与养猪户联繫,并协调各县市全面处理各项防疫措施外,甚至动用军警体系。

有没有弄错,军警对猪只疫情能有什幺帮助?有帮助!警察系统管制感染县市猪只外流,国军官兵协助扑杀猪只。更重要的,省政府将这个疫情界定为「非专属农政单位问题」。宋楚瑜没有使用D-Day之类的军事术语,却运用军方战略手法,在「敌军」来袭时,提前将好几百万猪只「扑杀」和「歼灭」了。

如今大家最放心不下的是吃的问题,我们到底已经将多少塑化剂吃下肚,现在还会吃到塑化剂?这些恐惧还会持续多久?若要回答这样的问题,或许可以从以上所举各个事例找出蛛丝马迹,那就是公务人员勇于任事和行政团队整体奋战的精神,倘若稍有缺口,「敌军」不易扑灭,死灰还会复燃。